Jamie Davies:中国将生物医药作为重点战略产业是正确决定

本文地址:http://www.palurd.com/zhuanti01/22bjswyyfzlt/2018-11/06/content_728187.shtml
文章摘要:Jamie Davies:中国将生物医药作为重点战略产业是正确决定,极难文子同升兴业银行,内资股持刀小火柴。

中国科技网 夏青

11月5日下午,美国惠誉Solutions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Jamie Davies出席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办、北京生物技术和新医药产业促进中心承办的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论坛,并接受中国科技网记者专访——

请预测全球生物医药行业的发展趋势,以及对中国的影响?

短期来看,两三年内,全球主要医药市场将呈现中等至良好的增长态势,医疗保健将受益于相对稳健的宏观经济前景,而全球对高药价的担忧将成为该行业发展的主要风险;3至5年中,生物制药占新药批准的比例将进一步增大,各国的医疗保健体系可以通过生物仿制药节省开销,而生物技术方面的企业并购重组将以小型化、互补型收购为主;而10年以后,全球各国的生物制药方面的监管流程将有所简化,技术将给医疗保健产品及服务带来很大改变,同时,产品研发更受进口国市场保护政策制约。

惠誉Solutions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Jamie Davies在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论坛上做主旨发言。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记者:与去年您所做的预测相比,今年全球生物医药行业发展趋势是否有所变化?比如,您曾提到在三五年内,全球生物医药产业的总销售额将增长至1.5万亿美元?)部分预测内容是和去年相似但也有所区别。这些区别与今年生物医药产业出现的新的发展有关,同时我也刻意调整了报告的结构,希望分享给论坛参与者更多新鲜有趣的观点。今年我仍认为生物医药产业会大幅增长,但从全球范围来看,各个国家会因经济形势、政治稳定度、企业活跃度、政府支持度等因素而增长快慢不同。

另外,我也说过,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将继续保持较高增速;且随着中国的政策监管更加透明并趋向全球化,将吸引更多境外产品在中国上市。中国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生物医药市场,且在进行持续的改革,从而愈加开放。医药企业需要不断努力研发有差异化、有针对性的产品,以扩展、提升市场已有的医疗手段及效果,才能保持竞争力。

生物医药行业目前最受关注的动态是关于美国高药价的争论。众所周知,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生物医药市场,占据这个万亿级美元产业的近三分之一。美国国内药品价格比其他很多国家都昂贵不少,此届美国政府希望坚守政治上的宝贵利益、达成“公平”——全球药价保持一致,也就是说,要么降低美国的药品价格,要么提高其他国家的药品价格,这可能对中国、对整个生物医药产业产生巨大影响。而随着药品价格上涨,或者药企主动选择提价,中国等国家的医疗保健体系(是否报销?报销多少比例?)也会感受到压力。

另外,虽然新药不断研发、种类增多,但这些药物所针对的患者人群通常较小。新药研发是件好事,但如果因为消费人群太少使得多种产品利润过低、得不偿失,企业的压力会非常之大。这一点尤其对创新型的药企不利。

(记者:如何解决新药物所针对患者人群较小的问题?惠誉Solutions销售部张磊:《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医药健康产业报告》提供了一些解决思路。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随着政策支持、透明度提高等,确实产业环境在变好,但从市场角度来说,欧美市场通常有着严格的市场保护和较高的研发成本要求,而整个大亚洲地区包括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都属于红海市场,整个行业的基础好、回报也高,但是竞争极其激烈。那么,对于那些竞争实力不够雄厚的企业来说,市场机会在哪里?我们注意到,有些国家的人口结构、健康素质等和二三十年前的中国非常相似,并且由于中国政治上的优势,他们的市场相当有利于中国企业,同时也具有高增长的潜力:其中,最优选择是巴基斯坦,其次是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再次是菲律宾、柬埔寨和缅甸,建议规避的国家是老挝

惠誉Solutions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Jamie Davies接受中国科技网夏青专访。中国科技网 魏明 摄

您如何评价中国生物医药产业现状?分别有何优势及挑战?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澳门六合彩:传统医药产业一贯由美国、西欧以及日本主导雄踞。但形势也变化得非常之快,中国有了明显的进步。目前,中国等新兴国家市场正大力推进创新,实现经济多元化;他们将生物医药视作高利润行业,不仅由于行业中人才薪资较高,而且是一个能够实现产品出口创汇的行业。

中国已将生物医药产业作为重点发展的战略性产业之一。我认为这是个非常正确的决定,虽然发展生物医药产业困难重重、极富挑战,想要获得成功必须集聚大量资源,但从长远来看,对国家经济的持续发展是十分有利的。

中国的竞争优势在于打造了一个好的产业发展框架,集聚各利益相关方协作、创新,同时也更好地促进政策制定及实施。企业、政府(负责监管、提供资金)投资人、学术界研究机构、成员以及其技术成果转移所有利益相关需要共同努力建立良好的产业发展基础。

但也应看到,传统的医药强国(如美国、西欧)在生物医药方面传承丰厚、创新质量很高,产业基础业已扎实,中国等新兴国家想要迎头赶上,还需要大力发展。

我认为那些从院校、研究机构中孵化出的小型创新企业具有巨大的潜力。同时对于研究人员、学生来说,先在相关专业中学到必备的知识,再有适当的环境、资金鼓励他们创业,是把科研发现转化为实际应用成果的绝好机会。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夏青
专题 更多>>
评论 更多>>
独家编译 更多>>